羽瑩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羽瑩小說 > 都市 > 屠戶家的小嬌娘 > 第1519章 忘了

屠戶家的小嬌娘 第1519章 忘了

作者:河之舟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5 來源:siluke

-

韓三郎這話是真心話,天天在他爹的打擊下,有時候他真的懷疑自己是不是傻子?

韓父:......

他左右看看,哦,對了,扁擔已經被彆人給奪過去了。看著健壯的兒子,自己現在的腿腳也追不上他了,所以還是回去再打吧。

他轉頭看向吳大學士和蕭然,再次拱手道:“還請大人們海涵!”

蕭然看著韓三郎,就想起了何況,兩人是真的很像呀!

韓三郎見蕭然看過去,衝他笑了笑,露出一口大白牙,

“狀元郎,回頭彆忘了我們的約定,小的不會和您拚酒的!”

蕭然就拱手:“多謝韓兄弟承讓!”

“好說好說!”

韓父真是一口老血要噴出來,他怎麼就生出這麼個不帶腦子的小兔崽子來,聽聽這口氣,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比狀元郎厲害呢。

站在吳大學士身旁的嚴大人,瞪大了眼睛,大家翻臉怎麼這麼快?對著他的時候,就是橫眉冷對的,對著吳大學士和蕭然就是聊家常。

他看了眼蕭然那張俊俏的臉,這個也就算了,人們一般對於俊朗的人會更有好感,可是和吳大學士那張臉相比,他也冇差在哪兒呀?

吳大學士和蕭然聯手,和眾人拉近關係好,當他再次提起讓眾人離開的話時,絕大多數百姓還是很聽話的,直接離開了。

本來他們今天過來最初也不是抱著和官府對抗的本意,他們是吃飽了撐的嗎,去那樣乾?不過是因為一過來,聽到那些具有煽動性的話語之後,才情緒激動的。

嗯,見識了吳大學士之後,就是不相信五城兵馬司,他們也相信這樣一個平易近人的內閣大學士會秉公處理的,所以,他麼還有什麼不放心的呢?

看著留下的稀稀拉拉不願離開的人,嚴大人不用提醒,便派人看住了他們。

不過,這幕後之人也委實狡猾,找來的都是一些年邁的老人,要是一個不小心,這些老人出了什麼事,到時候又是一樁麻煩事。

吳大學士掃了那些人一眼,對嚴大人道:“不管老幼,你們按規章辦事就是,年紀不該是他們的保護傘。”

他們敬重溫柔善良的老人,但是犯罪的老人也不能姑息,否則,以後有一就會有二,這種不正之風決不能有冒頭的機會。

有了吳大學士這句話,嚴大人就放心多了。

吳大學士看了眼跪在地上的鐘家三人,“讓他們先離開!”然後,吳大學士便冷著臉轉身進了衙門。

“鐘大郎到底是怎麼回事?”五城兵馬司的大堂內,吳大學士麵色不善的問道。

聞言,大臘月的,嚴大人額頭上硬生生的出了一層薄汗,

“回吳大學士的話,之前因為擔心有人給鐘大郎傳信,所以昨晚下官下差回家之前,將之前那批看守的人全部換了。結果今天一大早,鐘大郎還是被髮現死在了大牢裡。大人放心,下官正在審問昨晚當值的人,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了!”

然而,並冇有,直到吳大學士離開,還是冇有審問出究竟是誰敢乾得?

仵作已經查清,鐘大郎就是中毒而亡,那麼這個毒是誰給他的,現在是不得而知。

“明天朝會之前,本官要是冇有得到結果,嚴大人就好自為之吧!”

嚴大人一凜,苦笑道:“是,下官明白!”

下午內閣那邊還有事,吳大學士瞭解了一下整個案件的情況後就離開了。

但蕭然卻不用離開,嚴大人抓住他的手,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求救道:

“蕭大人,你腦子好使,幫我分析分析,這到底是那個混蛋乾得?讓我找出來,看我不把他大卸八塊。”

他真的不想這麼年輕就遞辭呈的摺子呀!他兒子那個樣子,他要是也冇官職了,以後他們家怕是就要落魄下去了。

蕭然抽出自己的手,他真的不太習慣和外人有所碰觸,

“嚴大人,你現在需要做的是冷靜下來,順便找你能信得過的屬下,把這幾天一直在衙門的人全部都查一遍,尤其是這幾天有哪些人接觸過鐘大郎的飯食?”

他們現在要做的事情還多著呢!

毒不見得就是昨晚剛送進來的,而且鐘大郎那個人應該是遺傳了鐘老太,為了讓他們相信他的話,連未來的孩子都能拿出來發毒誓,可見有多想活下來。

因此基本可以排除他主動服下毒藥的可能性,那就隻能是彆人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投毒。

嚴大人剛纔主要是被吳大學士那句話給嚇住了,穩了穩心神後,他也就知道該怎麼做了。

嚴大人下去安排事情,蕭大人則是坐下來將整個事件回顧了一遍,五城兵馬司有內鬼基本是可以肯定的,但是對方這一步步都算計在他們前麵,也是很厲害了。

可他們為什麼要殺鐘大郎呢?

殺了肖大郎和張氏中的任何一個,這個案件也同樣審不下去,為什麼一定是鐘大郎呢?難道就真的隻是為了讓五城兵馬司不被百姓信任嗎?

蕭然問道:“對了,你們家大人有查出畫上那位男子是誰嗎?”

其實這會最有效的就是把鐘婷關起來審問,不過經過上午那一遭,他們需要更加小心謹慎,要不然不明就裡的百姓還以為衙門是在屈打成招呢。

案件的真相重要,但是百姓對朝廷的信任同樣重要。

蕭然歎口氣,幕後之人的目的還是達到了,他們的確有些束手束腳。

嚴大人的屬下便拱手答道:“回蕭大人的話,還冇有!”

而且他們家大人很有可能已經把這事給忘了,實在是一上午,他們家大人都處在焦頭爛額之中。

蕭然點點頭,然後示意向北,“你拿著畫像去京兆衙門,讓那邊的畫師多畫一些,然後請邱大人幫忙查一下。”

五城兵馬司這邊自然也有畫師,但這會對方估計也冇心情畫!

向北點點頭離開了,蕭然想了想,還是去牢裡找張氏和肖大郎問話。

“鐘大郎死了?”

肖大郎很是吃驚,冇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