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瑩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羽瑩小說 > 都市 > 屠戶家的小嬌娘 > 第160想 還他清淨

屠戶家的小嬌娘 第160想 還他清淨

作者:河之舟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5 來源:siluke

-

“你這個毒婦又在胡說八道了,我怎麼會要通判府的錢,我那是去給我兒討公道去了。”

唐金之所以敢如此斬釘截鐵的否認,就是賭通判府不會承認有這種事的。

因為他們承認給了錢,也算是變相承認他兒子是被他們害死的。

誰知,他話音剛落。通判府的胡管家就在門口道:

“他說謊,他兒子去世的當天,他就從我們老爺手裡訛走了六千兩銀票,我這裡還有他寫的字據呢。”

六千兩?

大夥第一反應就是唐金真敢獅子大開口!

第二反應就是被騙後的憤怒了。

特麼的,那天大家不惜冒著得罪胡通判風險為你助威,你特麼的居然是進去要錢。

要完錢了,你居然還裝成一副愛子如命的模樣,來欺騙我們的感情。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過也有人表示懷疑胡管家的話,

“你說要了六千兩就是要了六千兩嗎?”

見大家都看了過來,

胡管家就從懷裡掏出了字據,遞給旁邊人看,歎了口氣:

“那天晚上他不是被我們老爺請進了府裡嗎?然後他口口聲聲的說要是不給他六千兩銀子,他就將他兒子的屍體天天放在家門口。”

“一來我們老爺真以為他兒子是通判府的那匹驚馬所傷。二來,我們老爺也覺得唐子文好好的一個讀書人,死後不該被這麼糟踐,所以就同意了他的要求。”

他手裡的那張將“一”修改成“六”的字據,在大傢夥手裡傳了一遍後,就響起了他想要的聲音。

“原來是我們冤枉通判府了!”

“是呀,這樣看來,胡通判還是很有人情味的嘛?”

“而且,馬是畜牲,是不受控製的,說不定那會他就心情不好呢?”

“也有可能哦!”

……

公堂外麵,因為胡管家的幾句話,大傢夥已經討論起對通判府的誤會了。

胡管家眼中閃過一絲精光。

他們老爺好不容易布的局,怎麼能允許彆人輕而易舉的就破了。

雖然這樣的效果比起之前設想的要差些,但通判府的聲譽多少也能回升一些。

而且,大傢夥都是會聯想的,既然這個是狠心殺子為了訛錢,那麼之前的馮家的那個,大家心裡肯定也會有所疑問的。

當然,就算他們不會聯想,也會有人引導他們去聯想的。

有疑問就好!

隻要種下懷疑的種子,到時候再運作一番,通判府就不會再受到這麼多的攻訐了。

求知學堂那邊,顧威揹著蕭然冷眼看著胡家的管家在那一步步的為胡家開脫。

不得不說,胡家真是深諳人心。

要不是他還記得馮家那個老人是當場死亡的,這會恐怕也會被那幾個人給帶跑偏了。

“顧大哥,這會他們打的是不是心理戰術?”

顧威點點頭,“是的,不過,這個也很容易被反噬的。”

顧威看了眼杜先生他們,見他們對胡管家的話充耳不聞,就笑了。

杜先生他們不愧是能教書育人的先生,光是這份定力就很值得他們學習。

“小然,彆管他們!”

那邊公堂上,胡管家拿出來的那份字據最後呈在了周知府的麵前。

“唐金,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唐金果然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的,

“大人,真的是這個毒婦攛掇我的。我想著家裡的條件確實是越來越差,一時糊塗才做了這種事的。大人,您要相信我呀?而且,而且,胡家說謊,我根本冇要那麼的多,我就要了一……”

唐金頓了頓,才接著道:

“一百兩,對,我就纔要了一百兩的,我隻是想改善一下家裡的生活條件,讓家裡的幾個孩子能生活的好些。”

胡管家冇有反駁,隻是無奈的歎了口氣,比唐金那副哭天抹淚的模樣可信多了。

雖然他哭的很淒慘,但不管是周知府還是其他人,大家都會相信他的。

周知府又問道:

“那你故意打碎唐子文的退燒藥,這事怎麼說,那個時候,醫館的人可都是能證明你是醒著的。”

唐金跪在地上,

“請大人明察,秦大夫他們離開後,我很快又睡著了,之後發生了什麼我真的不知道。”

眾人都對他的不要臉有了新的認識。

兒子已經那樣了,當爹的也能說睡就睡。

周知府懶得在跟他胡攪蠻纏,直接判刑。

結束後,顧威就揹著小舅子,帶著小舅子的同窗一起回了家。

是的,蕭然已經被秦大夫允許可以回家養傷了。

一行人剛到家,蕭婉兒就迎了出來,

“怎麼樣?最後怎麼判的?”

蕭然還趴在顧威的背上時,就迫不及待的討伐道:

“姐,你都不知道那唐金有多麼不要臉,居然想用一句‘我在睡覺’就將自己給摘乾淨了。”

何況也在一旁補充,

“是呀,是呀,忒不要臉了,幸虧周知府冇有被他給矇騙了。”

蕭婉兒這才知道,唐家夫妻倆被判秋後問斬。

如此,也算是告慰了唐子文的在天之靈。

蕭婉兒看了一眼小弟道:“來,都先吃飯吧!”

何況立馬就跟著一起去廚房端飯,拿碗筷。

這幾天他一直都在顧家,美其名曰是照顧蕭然。

當然,他的本意也是照顧蕭然。

但是蕭家姐姐做的飯的確更好吃,也是他堅持要過來的其中一個小小的因素。

真的隻是小小的因素。

蕭然坐在一個鋪有厚厚墊子的椅子上,看著何況那副狗腿的模樣就心塞。

這人根本不懂什麼是拒絕,天天打著來伺候他的名義騙吃騙喝,攆都攆不走。

蕭婉兒倒是挺喜歡這個孩子的。

這幾天,有他在,自家小弟雖然會常常被氣的無言以對,但也確實比他一個人總是沉默要好的多。

“何況,今天有你喜歡吃的豬肝,多吃點,彆客氣!”蕭婉兒招呼道。

蕭然斜睨了一眼吃的興奮的何況,冷哼了一聲,嗬,他纔不會客氣呢。

誰知,何況一感受到他的目光,就趕緊放下碗來,問道:“蕭然,你是想喝水嗎?”

蕭然對著他微微一笑,“不是,我就是想看看你。”

看看你什麼時候纔會離開,還他一片清淨。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