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瑩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羽瑩小說 > 都市 > 屠戶家的小嬌娘 > 第184章 不得安寧

屠戶家的小嬌娘 第184章 不得安寧

作者:河之舟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5 來源:siluke

-

他還以為馮逸……

蕭婉兒也很詫異。

害死自己的養父的是親生父親那邊的侄子,這真是說書先生都不敢這麼編。

顧威問道:“那胡誌傑那邊?”

兩人突然成了堂兄弟,可中間又隔著馮父的血海深仇,不知道馮逸會怎麼選?

馮逸扯了扯嘴角,“他還在床上躺著呢。”而且他也冇有放過他的打算。

鈍刀子割肉才疼呢。

很快,阿青吃完飯後,又跑過來依偎著哥哥。

他真的是很想念很想念哥哥。

“這段時間,二郎給你們添麻煩了!”

蕭婉兒衝阿青招了招手,阿青立馬跑過去靠在她身邊,“冇有,他很乖巧懂事!”

“你這是準備把他帶到胡家去嗎?”

蕭婉兒雖然有些捨不得,但她也知道阿青還是跟著馮逸最好。

這孩子在他們身邊總是有些小心翼翼,放不開。

跟在哥哥身邊,他應該纔會心安些。

馮逸看了眼蕭婉兒,鄭重其事道:

“在下還想再麻煩蕭姑娘一段時間。實不相瞞,在胡家,我自己都還有些身不由己,若是帶著二郎一起過去,我實在擔心會護不住他。”

很快,他又解釋道:

“蕭姑娘請放心,等在下養好傷,我就會搬離胡家的,到時候我會將二郎接過去的。”

本來馮逸可以下床的當天,他就想來看看小弟的。

但是胡通判怎麼都不願意,非將他繼續關起來養傷。

再加上還有個胡老太太在中間胡攪蠻纏,所以他在胡家的日子是一點也不順心。

這一次,要不是他以拒絕吃藥為由,恐怕胡通判也不會同意他出來。

因此,他纔不想將小弟帶過去。

蕭婉兒想了想,就點頭同意了。

反正她也要在家裡照顧小然,再多帶一個孩子也冇什麼。

馮逸見狀,對著蕭婉兒又鞠了一躬,

“蕭姑孃的大恩,在下冇齒難忘。”

一旁的顧威眯著眼看向這小子,撇撇嘴,果然是居心不良。

要不然自己這麼大一個人坐在這,他怎麼就看不到了。

顧威剛腹誹完,就見人家已經在對著他鞠躬。

哼,就是鞠躬,我也會好好看著你的,絕不會給你接近我家婉兒機會的。

馮逸又叮囑了一遍小弟,便離開了。

顧威看著馮逸離去的背影,摸了摸下巴。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胡通判認回這小子,下半輩子都會不得安寧的。

其實,哪裡就需要到下半輩子,現在胡通判就覺得自己一個頭兩個大。

自從他認回嫡子後,自家老孃那是天天幺蛾子不斷,簡直冇有一天是讓人好過的。

冇辦法,他隻能趁著今天兒子出門的間隙,去找老孃好好談談。

“母親,軒兒那也是您的親孫子,您不能隻心疼誌傑,就不心疼他呀。您知道他以前在外麵過的是什麼日子嗎?”

反正胡通判這個當爹的查過後,是恨不得將所有的好東西,都捧到他麵前去,要星星絕不給月亮,好來彌補他以前所受的苦。

“如今好不容易將人找回來。您又如此的厚此薄彼,您讓他心裡怎麼想?”

胡老太太就哭訴道:

“我怎麼留厚此薄彼了,家裡是冇有給他吃,還是冇有給他喝?我不過是讓他去給誌傑道歉而已,怎麼就厚此薄彼啦?”

胡通判苦口婆心勸道:

“娘,站在軒兒的角度,他冇有錯。誌傑任性妄為,害死了他的養父,他不計生死,為父報仇怎麼錯了?”

不僅冇錯,胡通判對他的這種行為還很讚賞。

以前不知道他是自己兒子的時候,胡通判生氣他不將通判府放在眼裡。

動胡誌傑就是打自己的臉,所以,他一定要好好教訓他們。

但現在對方成為他的兒子後,對他這種行為,自己隻有窩心的感覺。

他們這樣的家庭,其實親情是最涼薄的東西。

有時候,為了利益,不顧父子之情的也不少。

可他的軒兒在知道那人隻是他養父的情況下,還能做到不畏強權,為父報仇。

那不就是說明,他以後也會這樣對待自己嗎?

先不說他的心計謀算之類的,就是這份重情重義的秉性,就比那個胡誌傑好上百倍。

那可是個為了利益,連親生父母都能不要,上趕著給彆人當便宜兒子的人。

再說,現在整個胡家靠的都是自己。

兄嫂能在老家橫著走,娘能有今天的尊榮,全都是自己的緣故。

說句不好聽的話,他的軒兒可是小輩重最金貴的少爺,憑什麼要給彆人賠禮道歉。

胡誌傑他受的起嗎?

胡老太太見兒子一點都不願意讓步,又開始哭訴起過往,

“以前你爹死的早,我含辛茹苦的帶大你們兄弟倆,。咱們孃兒三個受儘族裡的白眼和欺淩,如今好不容易日子好過了,你這是要跟我和你大哥生分是嗎?”

一說起這個,胡通判就頭疼。

是,他爹是走的早,但他爹能乾呀。

人家走之前給他們留下了一份不菲的家業,並冇有對不起他們孃兒三個。

至於族裡的欺淩,以前他也以為那是欺淩和輕視。但他長大後,才知道那根本就不是。

族裡一冇有想過霸占他們這一房的家產,二冇有說讓他們這一房多承擔責任,少享受權利。

不過是有一年過年的時候,族裡給失去頂梁柱的家庭發放救濟糧的時候,他們家比彆人少了一部分而已。

但那時,他家比大多數族裡人家的日子過的都要好,所以族長纔會酌情少給了一些。

就為這,他娘大年三十那天跑去祠堂哭祖宗牌位,鬨的整個族都不得安寧。

至於說白眼之類的,這個根本就不能避免好嗎?

彆說是她,就是族長夫人那也是免不了的。

一群婦人坐在一起聊天,你又不是銀子,怎麼可能個個都喜歡你?

就算你是銀子,那也有人隻喜歡金子不喜歡銀子的呀。

他真該去找些人過來跟老太太講講,真正被族裡欺負慘了的人家過的是什麼日子。

她才能知道胡氏族裡是多麼公正了。

那邊,胡老太太繼續哭道:

“如今,你大哥將好好的孩子交到我們手裡,現在卻成了這個樣子,娘每每想起,都心痛的睡不著覺。”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